Archive for the ‘教養新知’ Category

12年國教的下一步:比高分低就更重要的3件事

十二年國教這場教育改革,埋在近日新聞紛爭中,其實有更多更重要、卻被忽略的課題,是十二年國教往下走最應該關心的議題,也攸關著台灣義務教育的品質和下一代的人才。

課題一 教育M型化,三分之一學生,英數待加強

國中教育會考最原始的目的,是檢測基礎學力,國中生經過三年的國中教育,有多少學生學到五個主科的基本能力?學不好的問題又在哪裡?此次會考結束,多數媒體的焦點,都放在前五%的領先群有沒有「高分低就」。「記者會上,我花二十分鐘,分析各種不同難度會考題型學生的回答狀況,但是記者完全沒有任何報導,」台師大心測中心主任宋曜廷無奈。

這一次的會考成績中,全國有七.四三%、近兩萬人的國中生,五科都是「待加強」。也就是說,每十五位國中生就有一位,經過國中三年,國英數社自每一科都沒有學到基礎的能力。其中,英文和數學的落差最明顯,全國有超過三分之一、約九萬名國中畢業生,屬於「待加強」的C等級。而都會區最在意的作文,全國也有五千五百多人,作文零級分。

會考拿C代表什麼?

國家教育研究院副院長曾世杰舉數學科為例,會考數學科二十七題中,答對八題以下是C,「和完全用猜的平均會答對六.七五題差不多。」也就是說,孩子國中三年學習後認真考試的結果,和一個沒有受教育的人隨便猜的成績相同。

如果會考的結果代表的是「九年國民義務教育」的品質成績單,這樣的比例,能代表我們的國中小教育、教學品質通過或及格嗎?

宋曜廷也擔心,數學科基礎級的題目不會,意思是說國一甚至國小的最基礎觀念,譬如,四則運算和因式分解都無法掌握。「教學上有沒有花時間讓學生有時間思考,找出不會的地方?國中端應該要認真分析會考的結果,」宋曜廷說。

更荒謬的是,正當都會區精英家庭抱怨著五A小孩沒有第一志願學校可念時,偏鄉國中卻為著五C小孩都「上了第一志願」,有公立學校可念大肆慶祝著。

「考五C的孩子上了社區高職,高興得大叫!」在偏鄉少子化趨勢下,有些學校學生百分之百都上了第一志願「序」的學校,南投縣中興國中校長李枝桃很沉重,「這些孩子的學力呢?能力呢?」這些上公立高中職的五C學生,接下來要靠什麼幫助他們重建基礎能力?從課程到教學,高中端準備好了嗎?國中小教育應該做哪些調整和改善,減少M型化的學習弱勢?

課題二 被「低就」、「路過」 的指標性社區高中

第一次免試報到結果出乎所有人意料。各區報到率最低的不是後段高中職,反而是這幾年投入資源卯足力氣優質化、改變最積極的指標性社區高中。

全國各地第一志願明星學校地位穩固,報到率接近百分之百。高職和中後段的社區高中錄取率也都有八成以上。但是,傳統排名中上段的指標型高中,則因為多數錄取學生都有考特色招生的實力,而產生錄取不報到的「卡位效應」,報到率大幅滑落至四到六成,平均有一半的錄取學生放棄報到。以基北區為例,傳統排名在前段的指標型高中,如北市松山、景美等校報到率僅四到五成。高雄區鳳山、高師附中等傳統上屬於第二、第三志願的高中,報到率也只有四到六成。

「我們就是被『低就』的學校。」當新聞在討論哪些學生「高分低就」時,一位社區高中教師在臉書喪氣貼文,他自認學校課程的用心、老師的努力,一點都不輸明星高中,但是到頭來,他們卻成為學生卡位考特招的「備胎」學校。

教育部推高中職優質化多年,許多社區高中在課程與教學、學生照顧或學校特色上都非常盡力,搭配繁星計畫,升學也有亮眼表現。

例如:中投區興大附中致力推展國際教育,透過「國際視訊課程」讓學生與世界三十多個國家遠距教學,內容包含「國際模擬法庭」、「模擬聯合國辯論」等,讓高中生眼界大開。高雄區瑞祥高中則主打生物醫學及中草藥特色課程,在校內開闢農地建「百藥園」,學生主動成立社團,並到義守大學和民間藥廠學習萃取DNA、人工繁殖微生物和藥草提煉等知識,當起現代神農氏。

但是,指標性社區高中卻成為這一波免試入學被績優學生「路過」的學校。「這個現象凸顯了有這麼一大群的家長和學生不相信社區高中,他們不覺得社區高中就是很好的學校,」台北市中正高中校長簡菲莉說,最近幾年積極投入學校課程改革和創新,但是中正高中第一次免試的報到率只有五成三。

向來被視為南投縣第一志願的中興高中校長王延煌六月投書報紙,陳述了社區高中經營者的心情:「這些努力,在二十日榜單公布那天看到成果,許多高分群學生將本校列為前三志願。但也憂心忡忡,這些學生只是『路過』,他們的心仍在拚特招,期能進入一中、女中。」指標性社區高中低報到率的尷尬,凸顯了十二年國教的理想與傳統價值的衝突。

簡菲莉仍樂觀認為,長遠來看,這未必是壞消息。有兩個積極的意義,一是在最競爭的基北區,這一次打破了學校間分分計較的排名,大區塊的區分為三塊:明星高中職、前段社區高中職、後段社區高中職。第二個積極意義是,公立高中職不再被動等榜單分發,而是主動的站出去行銷學校爭取學生。

「這段期間就是陣痛期,未來國中端應該要花更多的時間做學生輔導,包括認識學校、認識高中、認識升學路徑,」高中端可積極努力的是,「一年一年用課程把十二年國教的孩子教好,然後告訴別人:『你為什麼不來!』」簡菲莉說。

如何提升中段社區高中實質的「優質化」,創造更多明星高中之外的「特色」和「亮點」,更積極的取得家長認同,是十二年國教成功的關鍵,也應該是教育部未來必須放更多資源的著力重點。

課題三 協助學生和家長,認識第一志願的真義

十二年國教走到目前民怨高漲,許多家長對於教育部日前公布的全國平均第一志願錄取率高達六三%嗤之以鼻。國教行動聯盟也多次質疑,多數學生的第一志願根本就是「非自願」。但放長遠來看,仍有一些值得肯定的進展:提早重視多元升學管道、著手生涯輔導的學校,的確幫助學生提早認識、選擇心目中的「第一志願」。

「學生一個個來跟我報喜訊,每一個我都忍不住歡呼,好幾次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嘉義縣梅山國中九年級導師蘇麗華說,她今年帶畢業的班幾乎每個人都上了自己的第一志願,「而且這些『第一志願』都是他們想過的。」蘇麗華坦承「過程非常辛苦」,過去因為十二年國教,所有的孩子和她,被迫去認識考區內所有高中職,免試入學前的三次試模擬,蘇麗華每一次都跟孩子談,談學生要什麼?適合什麼?有哪些學校可能是適合的?「談到後來我發現,孩子心裡很清楚,真正放不開的是我,」蘇麗華任教的班上有個女孩成績可上嘉義女中,第一次免試填了社區高中上榜,她鼓勵女孩放棄社區高中的名額,去試第二次免試,看看能否進入嘉女。女孩說沒關係,高中只是求學的過程,她相信自己在社區高中也可以有很好學習。也有可以上公立高中的學生選擇私立高職,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喜歡餐飲。

在南投爽文國中,有九成孩子進入他們真正想去的「第一志願」,教師王政忠也提到在國中端協助孩子「適性揚才」的重要:「孩子想去的地方,就叫做第一志願。不是父母要的、 不是分數排序要的,更不會是學校榜單要的……讓孩子摸索並知道自己想要去的,叫做『適性』;讓孩子有能力去到他想去的,叫做『揚才』。真正的問題不在制度、不在比序,而在部分都市的父母不願不甘『適性』、部分偏鄉的老師無意無心『揚才』」。

升學制度的確有諸多需要調整的地方,但是比升學更重要的是,如何讓每一間學校提供足夠好的教育品質,讓老師具備更好的教學引導能力,讓學生的動機被啟發,每個孩子都適才適所,可以找到舞台發光發亮,才是十二年國教接下來最關鍵、最根本的挑戰。

12年國教後,不能忽視的3個警訊

警訊1:7.43%(近2萬名)國中生會考成績5科都待加強

警訊2:1/4學生作文3級分以下成績不到及格水準

警訊3:1/3學生英數待加強

文章來源:親子天下

「臭奶呆」何時該就醫?

「臭奶呆」何時該就醫?

你是否曾仔細聆聽你家孩子說話?你的孩子說話發音是否清晰正確?使用語彙的豐富性如何?句法正確嗎?還有,孩子能不能依場合和對象的不同,合宜得體的說話?

語言能力的好壞,對發展中的孩子來說太重要了!一個語言能力好的孩子,因為有較好的理解和表達能力,所以學習的能力和人際關係也都會比較好;若語言能力不好,孩子可能因為理解不足或無法充分表達自己的意思,甚至被誤認為「沒禮貌」,造成學習困難或溝通受挫,因而衍生出很多智力、情緒或社會互動的問題。

四要素,判斷孩子語言能力

那麼,要怎麼知道自己的孩子語言能力好不好呢?我們依語言的四個重要元素「語音、語意、語法、語用」來說明:

首先,在「語音」方面,一、兩歲剛開始學說話的孩子,可能會有咬字含混的娃娃音現象,台語叫做「臭奶呆」,這種現象隨著年齡增長而改善。一般而言,到了三歲半到四歲間,在正常語言環境下長大的孩子,應該就可以清楚的說出咬字正確的話語。如果到了四歲,孩子還是用含混的娃娃音說話,父母千萬不要覺得這樣很可愛,反而應該留意孩子是不是有聽力或構音器官的問題,及早就醫檢查。

其次是「語意」,通常我們會用語彙量的多寡,來做為簡單的衡量指標。有些孩子話說得很多,但是仔細聽他語彙的變換性卻不高,例如,同樣是正面的情緒,有的孩子可以說得很豐富,使用高興、開心、得意、興奮……等不同語彙來表達,有的孩子就只會一路「開心」用到底。語彙能力跟孩子平常接觸到的口語輸入品質有絕對關係,所以言談豐富的父母和大量的親子共讀對孩子最有幫助。

在「語法」方面,很小的孩子一開始會用電報式語言來說話,例如,要媽媽幫他拿奶瓶,一歲半左右的孩子可能就只會說「媽媽……ㄋㄟㄋㄟ」;到了兩歲或兩歲半左右,孩子就進入「文法期」,開始嘗試各種語句的組合方法,這時會出現一些倒裝句;通常到了三到四歲間,孩子的語法錯誤就會變得很少。如果孩子到了四歲還在使用電報式語言或出現很多倒裝句,就要特別留意孩子是不是有語言遲緩的現象。

最後,是最容易被忽略的「語用」。語用是指孩子能依說話的對象和場合,採取不同的說話策略。例如同樣要別人幫忙,如果是要請老師幫忙,孩子可能跟老師說的方式是「老師,請你幫我拿餅乾」,會留意到禮貌;但如果是要叫自己的弟弟幫忙,他的說法可能是「弟弟你拿桌上的餅乾給我,快點!」不把重點放在禮貌上,卻有較清楚的指示。語用不成熟的孩子,很容易被認為「沒禮貌」或「白目」,試想上面的例子,如果一個孩子請老師幫忙時用了對弟弟說話的語氣,會產生多糟的後果!

寶貝聽不懂話中話,爸媽先別氣

語用的另外一個層面是,聽懂話語的「真正意思」。我們平常說話會有表面的話語和真正的意思,例如,當我們生氣的跟玩具丟一地的孩子說「好!很好!你繼續玩沒關係」,通常孩子就知道該收拾玩具了;或是放學時我們問孩子「跟老師說再見了沒」,孩子也會知道這不是一個問句,而轉頭跟老師揮手說再見。但語用異常的孩子很可能在聽到媽媽說「繼續玩沒關係」時繼續玩,然後被處罰時仍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聽媽媽的話,媽媽卻要這麼生氣;或是在媽媽問「跟老師說再見了沒」時回答「還沒」。

語用不成熟的孩子,在人際中很容易嚴重受挫、人緣很差,尤其是有些亞斯伯格症的孩子,就有很明顯的語用障礙。所以如果父母發現自己的孩子常有「白目」的情況,可以試著先就當時的情境跟孩子說明及討論,如果情況還是沒有改善,最好就診檢查,不要一味說教,因為孩子有可能需要的是治療而不是處罰。

語言能力關乎孩子智力、學習和人際關係,父母平常要多留意孩子聽別人說話時的理解程度和說話時的表達內涵,除了提供豐富的語言環境外,也要留意上述重要的語言發展警訊,才能幫助孩子正常發展。(本文圖片為設計畫面,與真人無涉)

【小常識】「臭奶呆」該掛哪一科?

如果發現孩子有咬字含混現象,爸媽可先打電話到鄰近醫院詢問,確認該院復健科有做兒童的復健服務,再帶孩子就診,進行語言障礙的評估與治療。

文章來源:親子天下

快樂教養五大法則

◎本文摘自:培養樂觀的小孩

樂觀的觀念有五個關鍵重點,而且愈早學會愈好。這些「快樂」法則包括:接受現實的挑戰以促進自主和成就感、成功、堅持。如此得來的成功經驗,可培養面對挫敗時的復原力,以及對於萬事總有轉機的期待。希望讓孩子信守這些行為準則,你可以鼓勵孩子:

◎ 試了再說。

◎ 成功失敗都坦然接受。

◎ 練習。

◎ 為最佳結局做好準備。

◎ 說「好!」可讓樂觀以及高昂的自信心成為終生習慣。

鼓勵「試了再說」

澳洲人經常會說「試看看」,意思是冒個險、試一試。為了鼓勵孩子養成「試了再說」的習慣,一開始就要提供他適當的支持與挑戰。兒童是天生的冒險家,讓他們身處充滿顏色、動作、紋路還有各種表面的豐富環境中,有助孩子能夠展開熟悉這個世界的有趣感官與動作程序。父母提供安全感和鼓勵,讓孩子了解你對每一次新的探索都很高興,並在需要時幫他一把。

嬰兒透過遊戲學習,像是突然冒出頭來的遊戲,並能用眼睛或耳朵追蹤你的臉或其他物品。等孩子長大些,玩遊戲要能鼓勵他使用新字,或讓他爬過阻礙物找你或拿他心愛的玩具。四歲或五歲時,孩子可以接受更大的挑戰,譬如閱讀或從愈來愈遠的地方找路回家 (和大人一起)。記得,父母的鼓勵、讚賞,要比孩子所追求的「目標」還受歡迎。

就這麼做吧!

把遊戲拆成孩子能夠成功應付的段落。千萬別讓孩子認為如果失敗了會讓你很失望,要不然他會乾脆不願嘗試。

成敗都能接受

吉卜齡的詩《如果》有一段,描寫的正是均衡的樂觀態度:

如果你能接受

勝利與挫敗都以平常心看待。

雖然父母必須盡其所能去確保孩子擁有成功的經驗,以便對生活周遭有所掌控,但也要教他了解,沒人能夠永遠一帆風順。就算是超人也要怕他家鄉來的礦石!樂觀的真正意義是說,孩子能夠接受,即使在某一件事的表現並不理想,也不因此認為自己每次的努力都將成空。更重要的是,即使孩子失敗卻能保有自我意識,仍是個有價值的人。

一旦父母把自己的自尊和孩子的成就掛勾,往往就會發生問題。如果你發現自己對孩子的表現 (或毫無表現)很不高興,不妨捫心自問,這情緒是否和你的自尊串連在一起,還有,是不是和童年時父母對你的反應有關。

父母如何為孩子「描述」某事件的結果,將會大幅決定他的反應,也教會他以後對此狀況應該怎麼解讀。讚賞孩子嘗試和做事方法而不僅是讚賞結果,有助於維持孩子的信心和堅持。例如,假設孩子游泳比賽輸了,當然要承認他的沮喪或挫折感,不過還要再加上一句像是:「我覺得你很棒。你並沒有放棄,而且手臂的動作和上游泳課時一樣好。」

讓孩子有能力接受某次失敗只不過是生命過程的一部分而不是災難,不要把挫敗「視為慘劇」。塞利格曼說:「失敗⋯⋯可暫時打壓自尊,不過孩子對失敗的解釋方法更有可能造成傷害。」

舉例來說,如果孩子讀一個句子遇到困難,就認為「我絕對學不會認字」,或者朋友沒找他一起玩就覺得「沒人喜歡我」,就會對自己對生命普遍都不滿意。你可以從旁協助,指出這些負面的結果並不長久也非全面,只是暫時和單獨的例子。然後以更為正面的觀點表述孩子的經驗,像是這麼說:「我曉得這很氣人,不過這一句真的很難,而且其他的句子你都會了!」或是:「這次他們沒有請你一起玩並不表示沒人喜歡你,也許他們沒看到你也在那。」不管孩子的情緒感受如何,都要能夠以同理心看待;以你的觀點實話實說,或者不妨也提出父母的個人意見。

「總是」或「都沒有」之類的字詞,就是塞利格曼所謂「持續悲觀態度」的徵象。他說:「很快就放棄的人,相信他們所遇到的倒楣事都是持續的;壞運氣揮之不去,還會一直影響他的一生。不受無助感作用的人,則相信壞事的起因都是一時。」

往往,成年人都變得會被最終目標所迷,喪失可以樂在過程的能力。然而,生命中大半時間都是過程:念學位、運動以保持身材、往目的地旅行。事實上,研究顯示像是升職或搬新家之類的重大事件,並不像日常經驗那樣影響我們的總體情緒。幼童與生俱來可以完全專注於眼前,而不會為結果煩惱。雖說父母可能需要慢慢教導孩子一些現實感 (稍後我們會談到延遲享樂),但還是應該著重在過程。若想將這種態度當做是孩子的典範,父母要盡可能在生活中安排那些能在過程中享受的事情為主,而不是那些你覺得「應該」做、或已知可以達成某個目標的活動。人生的旅途上幾乎都是過程,大部分的勝利與挫敗都不過是路上的標點符號。

就這麼做吧!

記錄一天之中你說「總是」或「都沒有」的次數,想想看你傳達給孩子的訊息是什麼!

練習並奮鬥不懈

鼓勵孩子磨練技巧並堅持到底,可更進一步強化支配感和勝任感,也能建立起心理學家布魯克斯 (Robert Brooks)和戈爾茲坦 (Sam Goldstein)所謂的「勝任區」。在兩人合著的《培養小孩的挫折忍受力》 (Raising Resilient children,中文版由天下雜誌出版)一書中,寫道:「勝任區是孩子表現很好、喜歡從事,並能得到正面關注的活動,更重要的是被認做個人的強項。」

即使很沒有信心的孩子,一開始似乎會忽略正面的意見,造成父母感到挫折而減少正面回饋,但重要的是必須持續讚賞而不氣餒。戈爾茲坦說:「真正的自我價值、希望和復原力,奠基於他能夠在大家都覺得重要的領域中體會到成功的經驗。這就要父母能夠認出孩子的勝任區並且予以強化⋯⋯。一旦孩子發現他的能力,就更願意面對已知比較會遇到問題的領域。」

就小嬰兒來說,學會走路是個重大成就,也是天生就能實現。提供嬰兒一些達成的方式:提供他可以倚靠著平衡身體的物品、跨出一步就大加讚賞、如果向你展開雙臂時讓他能扶著你的手,嬰兒就能很順利地激發出這個本能。練習走路的技巧包括跌倒然後再站起來。

如果你顯得不耐煩、催促他,或是一直抓著嬰孩的手讓他不會跌倒,孩子就不會有信心或不能得到支配感 (以後孩子也可能會發展出學習困難)。這樣孩子就不知道如何藉著試驗學習技術,或適時要求協助。她反而會學到,如果事情一開始就不順就要趕快放棄,讓別人出面搭救或是幫她解決問題,換句話說,孩子學會變得無助。

別忘記,孩子有自己的步調和做事方法。孩子所發展的「勝任區」最好以能夠激發熱情和好奇的活動為主,不一定要順著父母所願。小心別把自己的興趣和步調強加在孩子身上。我們不是要教養出父母的複本或是早熟的小孩,而是一位樂觀、有復原力並極為自主的人。

讓孩子觀察你在自己所喜歡的活動中練習並堅持不懈,可教他依此為榜樣。

盡力而為

研究顯示,小時候能夠接受延遲獎勵的孩子長大後在學業上、職場生涯和整個人生都有較好表現。這些孩子也更樂觀。多倫多大學的普倫西比 (Angela Prencipe)和澤勒佐 (Philip David Zelazo)所做的研究發現,兩歲幼童會選擇較小但立即的獎勵,而不要較大但延遲的獎賞。這麼小的孩子,腦部皮質層還沒長成足以進行推理和計劃。到了四歲時,就有可能對環境做出更多判斷,並接受延遲的獎賞。兩人的研究報告中寫道:「⋯⋯四歲小孩更能接受問題的多重觀點,形成計劃、記得整個計劃,並且刻意依此計劃行動。」

具有注意力失調困擾的孩子會覺得做計劃很難。不穩固的親子依附關係,會讓孩子害怕媽媽可能棄他而去,所以必須緊緊巴著媽媽不放,也可能因此而阻撓孩子接受延遲獎勵的能力。

訓練四歲以上的孩子如何為將來打算,最好的辦法就是鼓勵他們把情況都仔細盤算、想過一遍,並示範給他們看,你是如何選擇可增添真實生命價值的未來獎勵,而不是追求即刻滿足。舉例來說,可以對孩子解釋說:「雖然酸奶油很香,可是你可以決定不要配著馬鈴薯一起吃,因為將來可能會對身體不好」。還有,「雖然你也想要有幢附大草坪的房子可以玩耍,但還是要等到銀行存款夠多,這樣以後才能買到好房子,所以也就用不著東想西想。」

如果父母自己不做計劃也不等待時機,只是大聲宣稱做計劃或等待的好處,根本沒有用。顯然,確保孩子覺得親子關係穩固也很重要,這還能鼓勵他們期待會有好結果。實際而樂觀指的是,明白你真正想要而且值得認真做計劃的事情通常都會發生 (或者可以說是絕大部分都能完成)。重要的是,孩子參與計劃時表現的樂觀態度應該加以鼓勵,不要把他當成麻煩。讓孩子一起來計劃好玩的事:像是到海邊、養小狗、去動物園,或拜訪親戚朋友。

為了協助孩子學習擬訂長期計劃的能力,試看看以下幾個方法:

◎ 讓孩子參與擬定計劃,或是讓他獨力完成或由引導計劃進行,像是要穿什麼衣服、或是新養的小狗要帶去附近哪些地方散步。

◎ 鼓勵與擬定策略和團隊合作有關的遊戲或活動,兄弟姊妹或全家一起來。像是藏寶遊戲。

◎ 別揠苖助長。讓孩子有時間找出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並自己計劃。別期待孩子的想法十足理性,也別因此取笑他。如果孩子的計劃不可行,跟他解釋原因,並且建議一些別的可行方案。

◎ 父母要能說到做到,或是在計劃改變時要讓孩子理解。孩子情緒的穩定,要靠他能了解,他視為模範的人足堪信任。

◎ 如果好東西被延遲,別期待四歲以下的小孩會興高采烈;只好解釋,有時這也是不得已。

習慣說「好!」

最後,樂觀是一輩子的習慣,而且有很大一部分是和我們所說的「習慣說『好!』」有關。「好!我可以蓋一間積木房子」「好!我可以翻個筋斗。」「好!我可以讓媽咪笑。」這就是高昂的自信心,對自己做得到或做不到的事都實實在在予以讚賞,不因一次挫敗就畏縮不前,並且搏得你所在乎的人承認你的能力。

即使遭受挫折,就算有時是重大的失敗,也能由後續事件中生出樂觀和復原力。哈維耶生下來就喪失視力還有右手,可是他愛上了打網球,可能是因為雙親都從事這項運動。他的父母還有教練都從旁鼓勵,從不說他不可能打網球。還沒上小學,他就能和雙親上場對打。

等哈維爾長大些參加比賽,輸了好多次才逐漸掌握訣竅,可是父母不停的鼓勵,他也不曾停止練習。他發展出僅用左手的詭異低手發球法,並開始形成獨特的「勝任區」,甚至可以擊敗四肢健全的人士。哈維爾沒有打入溫布頓大賽,可是在自己的堅持和旁人協助之下他的確學會說「好!」

配合上述的「快樂教養法則」,你就為孩子習慣說「好!」的終身觀念和經驗打下基礎。

文章出處:親子天下

黃金3原則,建立孩子自信力!

你大概很熟悉這個情景:擁擠的公園遊樂場,女兒正預備從溜滑梯上溜下來,卻被另外兩個孩子擠開,她不知所措地愣在那 裡;沙坑裡兒子一轉身,小鏟子被別的小朋友拿 走了,他眼帶憤怒、責難,卻開始向你求救。

你即使再講求禮讓美德,也不免暗自希望自己的孩子據理力爭,甚至寧願他負人,也不願他被人欺。你開始懷疑,「為什麼我女兒那麼沒自信,連對這矮她半個頭的小孩都沒輒?」「為什麼我兒子那麼畏縮,不能理直氣壯地自己去把玩具搶回來?」你擔心,3歲時無助的眼看自己的玩具被搶走,到30歲會不會把大好的工作機會拱手讓人?

你的孩子真的需要這種強悍地把別人推開的自我中心特質,才能在漫漫人生中有所斬獲?這就是所謂的「自信」?

成就不等於自信

德國的心理學家、教育學者認為答案是否定的。在人生旅途上只顧推開別人勇往直前的人,或許能擁有一份人人稱羨的事業、一輛賓士車、存款、股票足夠用到下輩子,但這些外在的成就並不等於自信。這樣的人愛吹噓,表現出掌控大局的氣勢,實際上卻經常不滿足,有錯總怪罪別人。這是一種虛假的自信。

德國的專家們認為真正有自信的人,能自我反省,充分發揮自己的優點,而且承認自己的錯誤,心口如一,因此容易贏得別人的信任。他堅持自我,能在重大時刻(不論涉及家庭、工作或人際關係),做出適合自己的正確決定。他討人喜歡,很少陷入恐懼,不訴諸暴力,不易上癮。他能享受人生和人生中的出其不意。

「自信的形成需要內在和外在的安全感,」德國海德堡兒童青少年心理分析治療師荷柏格(Renate Hoerburger)表示。自信不僅代表深信自己能充分發揮,對自己的成就感到滿意,同時也需要被周遭的人接納,希望別人尊重和肯定自己的成就。當一個人的自我觀感和別人對他的印象沒有衝突時,自信就油然而生。

自信是父母送給孩子最好的禮物。該如何協助孩子辨識自己的能力、接納自己的獨特性、對自己有信心?德國的發展心理學家、教育工作者、行為生物學家都一致建議,要讓孩子自信、快樂的成長,同理心、清楚的界限、挑戰三大原則缺一不可。當然,父母不可能、也沒必要每天都戰戰兢兢的恪遵這三大原則。重要的是,這三大原則在每天生活中佔有一席之地。

原則1:用同理心回應孩子的情緒

人類辨識自己的第一面「鏡子」,就是他的父母。從出生的第一天開始,嬰兒就從父母的臉龐和反應上,辨認出自己,心理學家稱之為「反映」。孩子發出「ㄅㄦㄅㄦ」的聲音,就回以「ㄅㄦㄅㄦ」;孩子咧開嘴,就報以笑容;孩子感覺孤單,就把他抱起來安慰他,感覺無聊,就逗他玩、讓他高興,餓了,就餵他。孩子慢慢從這些互動中學到「我很有價值,如果我很無聊、餓了,有人會來照顧我。」

嬰兒透過和父母的親密接觸,認識周遭環境,學習表達自己。每一天的日常生活中,父母以同理心去傾聽、觀察嬰兒的需求,感受他的感覺,並適當的回應,就能教導孩子了解自己的情緒,並主動表達。而且能讓自己的需求獲得滿足。這是一種很好的感覺。

躺在搖籃中的寶寶哭了,是需要安靜?是害怕?還是希望被抱起來?是尿布濕了?累了?還是餓了?如果這些需求沒有被適當的反映出來,或者成人做出一種嬰兒不能理解的反應,嬰兒對自我的認識就會扭曲。「試想,如果每次哭叫,就不分青紅皂白的被塞進母親的乳頭或奶瓶、奶嘴,小嬰兒就在懷疑中學到,所有的負面情緒都可以『吃』來回應,」德國弗萊堡大學的行為生物學家郝斯娜柏(Gabriele Haug-Schnabel)提醒。

當然,孩子的需求和大人的需求不一定時時相符,但是為求得片刻安寧而塞住他嘴巴,並沒有真正解決問題。郝斯娜柏建議,父母只要聽從自己的同理心、花點時間,就能了解孩子的「語言」,並幫助他表達自己。因為「兒童發展的每一大步,不會憑空而來,是植基於每一天的練習,」她強調,父母的日常行為和活動,足以影響孩子的期望、經驗、情緒。

原則2:父母應設定明確底線

孩子成長到兩歲,自我漸漸成形,開始挑戰成人的權威。透過不斷問問題、主動密集的衝撞既訂的規則及體驗其後果、挑釁大人的反應,孩子才能找出那個年齡典型的行為空間。德國立科堡的教育顧問柏華格(Hans Berwanger)表示,他需要「父母定出界限」那種「爸爸媽媽最偉大」的感覺。他需要知道大人眼中什麼是好的,什麼是不好的,底線到哪裡。

這個答案要具體簡明。不論是擴大他活動空間的「可以」,或明確的禁令「不可以」,都必須前後一貫。只有設定一貫的、清楚的界限,才能幫助孩子適應他周遭的環境,而且提供一種「有些規定永遠必須遵守」的安全感。

每個兩歲小孩都覺得按鈕打開爸爸的CD音響夾再關上是一大樂趣。如果有一天爸爸大吼禁止,隔一天卻又只在一旁搖頭嘆氣,孩子就會懷疑,「他到底讓不讓我玩?」結果反而導致孩子不斷的開開關關,直到他得到一個明確的答案為止。

柏華格表示,其實不需輕打小孩手指以示處罰、不須爭吵也不須吼叫,只要簡短、堅定的「不可以」三個字,加上一句解釋的話就足夠了。如果孩子不理解或沒有行動,就直接把他抱走。必要時,每天都做同樣的動作。

父母設下清楚且一貫的界限,同時也傳遞了大社會的規範和法令。在家庭中的約定愈清楚、愈可預期,孩子日後進入幼稚園、學校、職場,就愈有自信和他人相處。他會因為想多了解、積極參與,而主動去找界限、結果、原因,柏華格認為這種透過體驗得來的「理解」,不但提供安全感,也能保護孩子對抗無助感。

教養孩子的過程中最困難的就是平衡點的拿捏。設定界限並一以貫之,更是對父母本身性格、理念、自信的一大考驗。不但要收,同時也要放,容許孩子實驗的行為空間。父母如果連一點小事都不讓步,也陷入另一種極端。設定界限沒有標準答案,但如果父母愈有自信,面對孩子就能愈清楚、明確。

原則3:讓孩子自己面對挑戰

「我自己!」大概是小小孩最常用的三個字了。父母應尊重孩子的這個意願,並且協助他在所有可能的方式中,找出對自己最有利的,藉以學習自己做決定,同時採取行動。

父母最擔心孩子會受傷,尤其在運動玩耍時。「別絆倒了!」「小心別摔跤!」「你這樣會撞到,很痛喔!」父母總是先預期那個最嚴重的後果會發生,這層擔憂反而讓孩子不確定,結果真的摔了一跤。行為生物學家郝斯娜柏在她的新書《如何建立孩子的自信》中,苦口婆心地請父母克制自己的憂懼,「先提醒危險所在,然後提供解決方法,只在孩子的行為太過冒險時才插手介入。」

重要的是提醒孩子:「這裡很滑喔!」「注意!有塊大石頭!」「慢點!這裡很陡!」但把決定權留給孩子。這樣會讓他更有自信、更安全地適應變動的世界。

自己嘗試過的經驗、自己主導的發現都能促進孩子發展,而且這種方式不用花一毛錢。當然,大人可以做得更快、更好,但等待是值得的。

看一個四歲的小孩削紅蘿蔔、拼裝電動火車軌道,父母可能要費很大的力氣才能忍住不插手。但對孩子而言,重要的不是拿把小刀在手上,而是他覺得自己長大了、很棒、很有用,因為他可以大聲宣稱「今天我煮飯了!」在那等待、焦急的五分鐘裡,孩子可能經歷兩段軌道兜不起來的挫折,以及終於完成的那份喜悅。

孩子需要感覺到,自己創造了一些事,在過程中發揮了影響,尤其是那種剛開始看起來很不容易的情況。

他必須先考量,「我要採取的那種方式會產生什麼效果。」這個方式就是自己找的、試過的,必要時還可以再複製一次。然後他就會一直記得這個成功的經驗。孩子會擁有一種很好的感覺:「我參與了好多事,我還想再去體驗新的事物,而且別人也會把我當成夥伴,我有貢獻,有影響力,我知道怎樣找人幫忙,我很棒。」

但所謂的挑戰並非意味父母強加給孩子新的挑戰,揠苗助長只會埋沒真正的興趣。郝斯娜柏勸告父母不要急躁,不要硬把孩子往某個方向拉扯,要有耐性和注意孩子的反應。「只因為你懷疑你的4歲孩子還不會畫畫,便每天硬塞給他一張紙和彩色筆,是沒有用的,」郝斯娜柏指出,有些孩子喜歡在腦中畫,有些喜歡講故事或堆積木。「刺激孩子代表支持他的各種活動,而非硬塞給他一些東西,每個孩子都能發展出自己的想法,大人只要耐心等待。」

父母不要以自己的期望增加孩子的負擔。父母需要的,就是對孩子自我發展能力的信任。孩子能感受到這份信任,就更有自信,就更清楚知道「我很好,我沒有問題,這就是我,」就能很自在、快樂的成長。

這就是德國專家們異口同聲,呼籲家長要讓孩子感受到的自信。

帶著這份自信重回沙坑,重點就不在於你的孩子有沒有搶回那把小鏟子,而在於他如何面對因此而產生的內在情緒改變,而採取一種他認為妥當的態度或行為來因應。也許,德國的教養哲學、風格、方式存在著文化和個別差異,但是卻提供台灣父母另外一個角度的思考和反省。

文章來源:親子天下

【12年國教Q&A】特色招生考三科 各校不同加權計分

【12年國教Q&A】特色招生考三科 各校不同加權計分

Q:

首度舉辦的「國中教育會考」與「特色招生考試」有何不同?

A:

教育局中教科長王泓翔說,今年首次舉辦的教育會考,基本上是國中三年的學力檢定考試,原本希望不與升學掛鉤,但考量升學公平性,仍規劃三等第四標示,做為升學分數計算,「國中教育會考」仍由以往負責「基本學力測驗」的心測中心出題,但難度會從原本的「中間偏易」調整至「難易適中」,更具能力鑑別度。「特色招生考試」則是為檢測更具備學術傾向的學生所設計,因此難度為「中間偏難」。

今年基北區國中教育會考主委學校、新北高中校長江家洐說,基北區考生人數多、動見觀瞻,因此不論是「超額比序積分制度」或是「特色招生考試」規則及科目都儘量簡單化,「國中教育會考」與基測相同,考國文、數學、英文、社會、自然五科(數學非選題,英文聽力,今年不計分),加考作文(會考成績同分者,以作文級分優先比序)。

中教科輔導員彭盛佐說,今年的免試入學超額比序總積分,「志願序」、「國中教育會考成績」和在校「多元學習表現」各佔三分之一,所以當競爭者「會考」成績與「多元學習表現」成績相同時,「志願序」填寫適當成為關鍵。

江家洐說,基北區「特色招生」考試只考國文、英文、數學(有非選題)三科各五十分共一百五十分,特色招生校科共廿四校卅四班科,各依學校需求有不同加權計分,像是新北高中今年開出「達文西社會人文班」與「諾貝爾自然科學班」,各針對學生的自然及社會領域興趣,增加選修課程及程度加深加廣。

江家洐說,考生可依心中校科排名順序選填,依分數高低分發,但她提醒考生,「特色招生」是針對清楚自己生涯規劃、和實現目標的學生,依興趣和能力就讀,不要心存明星高中或菁英班的迷思,否則很容易因為志趣不合而放棄。

消息來源: 自由時報 – 2014年4月20日記者翁聿煌

管教孩子不需要大喊大叫

你常常為管教孩子而束手無策嗎?不管你是喋喋不休地說服還是大喊大叫地命令,孩子全然不理。有沒有想過,你該換一種教育方式?

孩子們頑皮是很正常的,你一定也不希望孩子過早地成熟,像個成年人一樣彬彬有禮。但有時他們把握不了分寸,比如他揪小朋友的頭髮取樂或將你急需的東西藏起來看你火燒火燎而暗自得意。再理智的媽媽也難免有怒火上沖的時候,一味地懲罰不是辦法,管教需要恰當的方式,想想看,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

像大多數的父母一樣,我們都希望自己的管教,可以使孩子下次再做同樣的事情的時候,會覺得這樣做不對因而不去做。甚至更奢望,他因為知道拽人家的頭髮是不對的而乖乖聽話,而並不是因為他心裡懼怕再惹媽媽發怒而不去做。但大多數時候,今天我們制止了他的不好行為,似乎對明天還要阻止他做出更壞的舉動沒有什麼幫助。孩子到底何時才能學乖一點兒?

育兒專家指出:孩子可以學會聽話、懂事,但這個過程中需要一定的方式方法。我們要教給他們。這需要我們做到未雨綢繆、堅持不懈,並隨時都保持頭腦冷靜。下面所講的這六個秘訣非常有效。雖然,它不能防止一個淘氣的孩子偶爾犯錯,但它可以幫助你運用愛心和耐心,將那個調皮搗蛋、惹事生非的小孩從這樣的麻煩角色中轉換過來。

1、說到做到
========
育兒專家指出:如果從1到10代表正確管教兒童的原則的重要程度,(數字越高表明越重要),那說到做到、言行一致就可以用12來表示了!

*為什麼要這樣做?
——–
說到做不到,言行不一致會把孩子變成投機主義者。因為他們知道他們能逃避懲罰,他們試圖竭盡所能的做到這一點。但當他們知道你會怎樣做,或犯了錯會發生什麼時,他們就可以預測他們選擇那種行為的後果,這讓他們學會控制自己。

*如何做到這一點?
——–
“說到做到”中最關鍵的部分是不要心軟,不要在“只此一次”面前讓步。總結出你認為最重要的規矩和無論何時他們破壞這些規矩都會出現的後果。然後,將這些統統告訴你的孩子。

對許多父母來講,控制自己不去批評孩子是很難的,因此,說話之前請三思,你運用的語氣和措詞的不同,效果差別會很大。像說:“我愛你,但是你的行為我不能接受。”這種話初聽會覺得很硬,但過會兒,孩子就很自然地明白你的意思了。

在另一些情況下,把你所期望的作為要求他們必須做到的解釋給他們聽。假如,你要帶他們逛超市,告訴他們不要亂動和拿商品,並警告如果違反了的後果是什麼。

說到做到要求你從頭到尾貫徹到底,無須大聲威脅。

2、不要小看孩子
========
大聲喊出孩子的名字或下一個定論(像“你真是粗心大意”)是兩個最無效的方法。這只會傷害孩子的自尊心。所以,儘量吝嗇你對孩子行為的批評。

*為什麼要這樣做?
——–
育兒專家指出:孩子並不因為你懲罰了他,他就會從對自己不好的感覺中解脫出來。這樣的感覺也許會過去,但反復的批語(“為什麼你總對別人這樣不友好”)也許會產生消極的感覺使其揮之不去。

*如何做到這一點?
——–
這暗示著你相信你的孩子,他有能力做得更好。最終,也就促進了孩子做出更好的行為。自尊來源於正確的行為。孩子的潛意識裡會這樣想:“如果我做了正確的事,我會自我感覺很好。如果通過做這種正確的事我就能得到很好的感覺的話,下次我還想再這樣做。”

3、帶著讚賞去教育孩子
========
管教的正確含義是“教”(讀一聲)。如果你只是通過懲罰來管教孩子的話,你會失去大量的給予孩子正確引導的機會。例如當孩子拿起玩具,你通過像獎勵她一小塊點心這種具體的方式提醒她,你希望她怎樣做,效果反而會更好。

*為什麼要這樣做?
——–
也許你很難相信,但卻要反復這樣想:他想做個好孩子。但他也渴望受到別人的注意,如只有當他把玩具扔向小朋友的時候,才能引起你的注意……,我想你是可以明白我的意思。當他把一件事做得很棒時,多給些鼓勵和贊許,這會激勵孩子下次做的更出色。

如果有其他人對孩子的良好行為大加讚賞,建議父母應將這些表揚轉達給孩子們,這會讓他感到驕傲,並且這些表揚會比父母對他們的贊許在他們的腦海裡留下的印象更深刻。

*如何做到這一點?
——–
你不必因為孩子說個“請”字就大加贊許,但是表揚他的時候應該更具體些,不要只是泛泛地說:“做得好。”而應該說:“今天你的衣服很整潔、乾淨,非常好。”這樣,孩子就會知道什麼樣的行為你會表揚他,以及原因是什麼。

表揚就是表揚,避免在表揚中添加任何附加的話,說出類似:“你把房間收拾得很整潔,為什麼你不能每天都做到呢?”這種貌似表揚實為批語的話沒有什麼好處。

來源:互聯網 編輯:秉姍

示範,是培養品格的土壤

◎本文摘自:【盧蘇偉開講】陪孩子走對的路

場景:板橋地院電梯內

人物:少年保護官盧蘇偉、受輔導少年

「請問上幾樓?」盧蘇偉問著這位常來此報到的少年。

「三樓!」原本預期少年會順口道謝,但等了幾秒,無聲無息。

「謝謝你給我服務的機會!」盧蘇偉如此對他道謝。

叮!三樓到了。

「謝謝!」少年踏出電梯前,很神奇的,這兩個字在少年口中出現了。

「我們常認為,若大人不好好『教』,孩子就會愈來愈糟糕;其實問題的重點是,我們有沒有一個好的示範,」盧蘇偉信手拈來許多他與孩子的相處對話,不禁感嘆:我們的社會,實在太缺乏「好的示範」了。

什麼是「好的示範」?他點出幾個要素:它是圓融、關懷與溫和的過程,而非粗暴的數落與謾罵。許多父母師長碰到缺乏禮儀的孩子,就開始搬出一堆大道理碎碎唸;然而,說再多,恐怕都沒有像盧蘇偉般,反過來向孩子道謝更具力量。

孩子,是不需要用嘴巴教的;成人生活的示範與演出,就是給孩子最好的學習。「孩子做了什麼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大人是如何面對與處理這件事情,」長期接觸迷途少年的盧蘇偉,有感而發。

這個對「示範」的堅持,讓他在面對自己孩子年幼階段,有兩、三次從便利商店「不告而取」拿走棒棒糖時,也是相同的處理態度。

「來!我們回到便利商店,把買東西的程序補齊!」

他拿了一個十元硬幣,給當時才四、五歲的孩子小豆豆。先到便利商店向店員致歉,然後把棒棒糖交還給店員,再教小豆豆付十元買下那枝棒棒糖。

「我告訴豆豆,只有付了錢,店員給了發票後,東西才正式屬於我們,」盧蘇偉正色提醒,「這個過程,甚至可能要重複教好幾次!」學法律的他,就是透過起碼三次的實際示範,來教導孩子什麼才是「合法正當的購買程序」。

「根據國外研究,十二歲以前的孩子,在認知判斷能力上其實還沒建立完全,」這讓他更有耐性,苦口婆心再三示範;更重要的是,從頭到尾,他不曾為豆豆貼上「偷竊」的標籤。

懲罰難導向好行為

不過,在盧蘇偉童年時代,當時普遍的教育方式,可不是這樣的。

從小生長在深山礦工家庭的盧蘇偉,在小學一、二年級時,曾因誤信同學「這是我親戚的果園」玩笑話,放心上樹採果子吃;結果不僅被果園主人當場抓個正著,還淒慘的被「吊三腳」掛在樹上,等待父母前來「解救」。

然而,當遠遠看到母親身影,原本「媽媽終於來救我了」的期待心情,卻被母親手裡拿著的一把菜刀給嚇出一身冷汗!「她氣著對我說,吃不起我們就不要吃,但絕對不可以去偷人家東西,」最後菜刀雖被果園主人奮力搶下,「但回家也少不了一頓毒打!」

在他的成長過程中,那次的「果園事件」,給了他極大警惕;也因自己從小是被師長父母打大的,讓他自己面對孩子教養問題時,從不輕易動用體罰,但目前已踏入青春期的豆豆,卻絲毫不見此階段青少年慣見的叛逆。

「我相信我母親會採取這樣的教導方式,是因為我母親的上一代也是這樣教育孩子的,」盧蘇偉平心回憶。隨著自己鑽研輔導理論多年,了解懲罰的後果,往往只是把「壞行為」與「懲罰者」相連結,卻很難將「壞行為」導向我們預期的「好行為」。

誠實,也要維繫人際關係

堅持好品格,需要方法。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伴隨在公正、誠實、正直的背後,孩子是否也變得不近人情,甚至破壞了周遭人際關係的和諧。

盧蘇偉的孩子,是老師心目中的「誠實樹」。因為每當老師詢問「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其他同學靜默不敢吭聲時,豆豆總是不畏旁人眼光,一股腦兒的說出他的所見所聞。這個「誠實」的行為,卻也往往會遭到「白目、抓耙子」的誤解。

因此,他告訴孩子:沒有錯,誠實是好的;但在表達的過程中,必須再加上幾句說明,別人才不會誤解。比如說,「到底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我並不是很清楚,只是我看到的是這樣,或許其他同學看到的不一樣……。」雖然,只是多加幾句話,孩子的誠實卻可以變得很有意義,也不致因一項原應為人稱道的好品格,遭致同學排擠。

中性字眼捍衛好品格

除此之外,多使用「中性字眼」,也是盧蘇偉教導孩子維繫誠實正直好品格的另一訣竅。

像有一次,豆豆的媽媽剛燙了個新髮型。豆豆乍看便脫口而出,「媽媽,你燙的這個頭髮,好像拖把一樣!」

之後盧蘇偉把他叫來跟前說道:雖然你很誠實的描述了你的想法,但是我相信任何人聽了都會很不舒服。你可以用「媽媽你這個頭髮好特別」,或是「這個髮型好獨特」這種不帶批判色彩的中性描述來表達,「既不違背內在與本分,別人聽起來也不會不舒服,」他如此告訴豆豆。

在傳授「什麼是好品格」的過程中,他也教孩子如何「保護」、「堅持」自己認為對的好品格,「若沒有適當的方法,孩子就堅持不下去,」盧蘇偉提醒。

文章出處:親子天下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video games | Thanks to Webdesign Agentur, SUV Reviews and Bed in a B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