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ly Sentence 1013

1006

Weekly Sentence 1006

1006

Weekly Sentence 0929

0929

從大腦發展看兒童教養

從大腦發展看兒童教養

  • 作者:洪蘭
  • 2008.11.21

相關關鍵字:

品格培養,是一個從小就得教的歷程;它得在生活中慢慢養成,就像品味、風度一樣無法走捷徑,不能去補習班得來……。

最近政壇上幾件大的弊案讓品格的重要性再度浮上檯面,其實八百年前,但丁就說過,「道德可以彌補知識的不足,知識無法填補道德的空白。」

我們過去過度重視智育,現在付出了代價。品格是一個人最重要的東西,大仲馬在《基督山恩仇記》中說,只有血洗得掉品格的污點,所以一個紳士(gentleman)名譽被污蔑時得去決鬥。

在當時的社會,一個人的品格若有污點,他只有自殺或放逐兩條路,因為社會上已無他立足之地。南宋洪邁在《容齋隨筆》中也說,「一點清油污白衣,斑斑駁駁使人疑;縱然洗遍千江水,不似當年未污時。」

品格培養是內隱的學習

所以無論中外,都是用生命在維護名譽,怎麼會想到現在名譽這麼不值錢,做了壞事被人唾棄的人依然大搖大擺地吃香喝辣,已經被押判刑了還敢大聲嗆聲,死不認錯,令人感嘆。

但是如果這些弊案能讓父母看到品格的重要性,對國家也是一個轉機。

品格的培養是一個內隱的學習,是長期模仿、觀察,內化的結果,它是一個潛移默化的歷程,無法立竿見影,一蹴而就。中國人說「三歲定終身」,三歲的孩子還未進學,它所指的不可能是「智」方面,但是宅心是否忠厚、會不會替別人想、懂不懂禮貌,三歲就可以看出來了。

所以「三歲定終身」應該講得是孩子的品格,品格不好,知識再好,誰敢用呢?所以教育孩子的重點應該是生活習慣的養成、敬業的態度和待人接物的禮儀,而不是斤斤計較考試考了多少分,讓孩子誤以為功課好就可以為所欲為。

我們一直極力想打破分數迷思,家長應該知道分數只是評量的一個方式,它不是唯一的方式,而且甲校的一百分可能只等於乙校的五十分,成績好不等於能力好。若能打破國人「考試最大,分數至上」的觀念,父母就可以有更多的心力注意到孩子的品行上,沒有分數的壓力,台灣的孩子也會快樂很多。

前面提到內隱的學習,要了解人格形成的神經機制,必須先了解一下記憶的本質,因為人是記憶的產物,我們過去的經驗,不論多微小,對我們今天的人格都有影響,而影響的機制就是在記憶。

我們的記憶可分兩種,一為內隱的,一為外顯的,前者為不知道什麼時候學的、也不知道怎麼學的,如騎腳踏車,這種記憶就是得了失憶症也不會丟掉,後者為特意去學習的,如昨天把車子停在巷口,前天考試一百分等等。

研究者發現失憶症病人可以跟別人對談,知道物體名稱(他可以說「杯子在桌子上」),也可以學拉小提琴,但是他們對大腦受傷後曾經做過的事就完全沒有印象,記不得了。二○○○年得到諾貝爾生醫獎的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坎德爾(Eric Kandel),就是因為研究記憶的神經機制而得獎,他讓我們知道內隱和外顯是不同的機制,而人格是內隱的,它直接儲存在神經連接的突觸上頭,即使得了失憶症,他的人格也沒有改變。

知道了記憶本質後,我們還要來看一下學習的神經機制,一九九二年實驗者在猴子的大腦中發現了鏡像神經元(mirror neurons),即猴子看到別人拿東西吃時,牠自己大腦中做那動作的部位也會活化起來,「模仿」是最原始的學習。

中國人說「見人吃飯喉嚨癢」,就是這個道理。我們以前成語說「東施效顰」,譏笑東施看到西子捧心,惹人憐愛,自己也去皺著眉,說心痛。

其實從神經學上來看,這是很合理的,在演化上,一個能取得食物、帶來好處的行為,大家都會模仿,這是股市一窩蜂跟進最主要的原因,同樣的「殺雞儆猴」也很有效,看到有人偷竊,左手被砍斷,自己以後也不敢偷,這是大腦的機制在作用。

所以一個孩子看到同學做某件事得到老師讚揚,他也會想去做;同樣的,他看到別人做壞事沒有得到懲罰,反而有好處,他一定會跟著做,這是為什執法要嚴,法律的執行若不徹底,反而增加賄賂機會,賞罰一定要公,不然紀律不能維持,因為相互比較和模仿本來就是人的本性。

幼兒教育對人格養成的重要

知道了人學習和記憶的本質,我們就了解幼兒教育對人格成長的重要性,零到五歲正是神經連結速度最快的時候,五歲兒童大腦的活化程度是成人的兩倍半,他們急速地吸收訊息,修改自己的行為以適應外面的世界。

這段歷程就是發展心理學家所謂的accommadation(適應)和assimilation(同化),納入外界訊息作為修改自己行為的榜樣,修改自己行為以適應外面世界。

幼兒教育不是教識字,它是教品德,古人雖然不知道大腦裡的神經機制,但是從生活經驗上,他們看到了兒童行為養成的原因,知道身教的重要性,所以有很多的成語(成語是前人的經驗和智慧)都教導大人要「以身作則」,如不然會「上樑不正下樑歪」,還告訴我們孩子模仿的對象不只是父母,還包括環境中一切的刺激,所以孟母要三遷,孔子要說「里仁為美」,「蓬生麻中不扶自直」,這些都是很正確的教育孩子方式,但是在講求速度、生活享受的後現代生活不是這樣了。

全力去中國化的結果是自己好的丟棄了,別人的長處又沒有學習到,有父母以為要做孩子的朋友才是現代的父母,殊不知孩子先要尊敬父母,才能受教,目無尊長、沒大沒小時,父母的話也就可聽可不聽了。

閱讀對品德的重要性

最主要是西方國家看到教育孩子的時機要趁早,所以鼓勵家長在家中自己帶孩子,政府補貼母親沒有去上班少賺的零用錢,更鼓勵父母假期帶著孩子一起外出,一起體驗生活,他們很少說孩子只要念書就好,別的不要管,因為只有從看到別人怎麼做事情,才有模仿的對象,才能由經驗中體驗出道理來。

但是因為人的生命有限,我們不可能用有限的生命去學習外面無限的東西,所以歐洲國家鼓勵閱讀,將前人經驗內化成自己的。

閱讀對品德的重要性在於,它都是從故事中教孩子做人的道理。

故事不是事實,但是它是真實,孩子從真實的故事中,模仿主人翁的行為,而這行為是父母、老師、社會所允許的。故事的好處是它不是說教,它是從細膩的故事描述中使孩子感同身受,從而產生共鳴,使故事主人翁的行為變成孩子模仿的榜樣。

又因為孩子喜歡一而再、再而三的聽同樣的故事,這故事所要傳達的意義便深植孩子心中,達到了教化的目的。

有一位媽媽說,她常從孩子的一舉一動中看到某個故事書中人物的影子,當電視劇「楚留香」在流行時,一個幼稚園五歲的孩子跟他的母親揮手再見,嘴裡說出來的是:「後會有期」。

人格就是從這些周遭刺激中一點一滴培養出來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很有道理的。

事實上,父母都知道在現在的社會,人際關係及做事的態度最重要,而這兩者都建立在人格上:有好的品格才會交到好的朋友,有敬業的態度才能做出大的事情。

從人類的歷史看起來,不論是什麼時代,只要是人的社會,基本的核心價值都不曾改變:忠誠、正直、公平、正義還是做人的根本道理。

交到好的朋友在事業上才有幫手,但是有好的態度才會交到好的朋友,做人態度其實是人際關係的根本,孔子說益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

直、諒其實就是人的品質,只有多聞才是知識。

別等小偷成大盜

我常不了解父母親為什麼肯起早睡晚的賺錢,再開車接送孩子去上昂貴的補習班、才藝班,卻沒有花時間在教導孩子的品行上,這是捨本逐末,因為直接影響孩子成功的是他的人品,不是他的知識,現代知識翻新的太快,在學校學的,出了社會後早就用不到了。

沒有從小把孩子教好,孩子進了國中,智慧漸開、身體漸壯後,父母便覺管教不動,這根源在孩子小時候,父母沒有把誠實、尊重、勇敢、相信、謙虛、毅力基本的做人道理教給他,時間都拿去補習拚分數,等他長大威權行不通就不服管教了。

這也是北歐國家希望父母在家裡自己帶孩子的原因,行為一有不當要立刻矯正,不可等壞行為變成壞習慣,等小偷成大盜就來不及了。

若是壞習慣已養成時,僅是禁止是無效的,需要用另一個正確的行為去取代壞的舊行為,例如在選舉時,街上常有人用擴音器大聲播放你不想聽的音樂,當這個音樂進入你的大腦後,它便活化了儲有這條歌的神經迴路,於是這首歌就在你的腦海中唱起來了,如果你不要再聽它,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立刻播放一首你喜歡的歌,這時,新的取代了舊的,你就不再聽到原來的歌了。

用好行為去取代壞習慣可能要花一些功夫,但是持之有恆,可以成功,我們有看到很多成功例子都是放大孩子的長處,用長處把短處帶上來。

所以品德的教養是從小透過生活經驗和故事,讓孩子知道什麼是對的行為,什麼是錯的,當觀念建立後,行為就跟著出現,因為行為本來就是內在意念的外顯。

從小念故事、說故事給孩子聽還有另一個好處,它還可以訓練孩子的專注力。有一個朋友說,過年時,她一個人要燒一家人吃的團圓飯,忙得不可開交,便請她婆婆念故事給二歲跟四歲的孩子聽,想不到過了一個多小時,飯菜燒好後,孩子還安安靜靜地坐在沙發上聽故事,她說她不曉得這麼小的孩子可以有這麼長的專注力。

事實上,我們發現孩子可以有專注力,只要這個東西是他所喜歡的。我曾經看過一個三歲的孩子全神貫注在看螞蟻搬家,低頭看太久了,重心不穩就翻了過去。所以讀書給孩子聽,不但教導他做人做事的道理,還訓練他注意力、想像力和邏輯思考能力。

作者和讀者不在一個時空線上,故事一定要有邏輯性,讀者才看的懂,閱讀無形中訓練了孩子的邏輯性,這一點是漫畫無法取代的。

漫畫看多的孩子思想是跳躍式的,因為漫畫只有四格或八格,當它要呈現一個故事時,必須只取重點,犧牲了很多中間的連接細節,因此,美國對三年級以上的孩子不鼓勵看漫畫,他們教育部長有一句話講的很好,「一、二年級是Learn to read(學習閱讀),三年級以後是Read to learn(用閱讀做敲門磚打開人類知識的門)。」

今天談品格培養,我們必須了解它是一個從小就得教的歷程;它得在生活中慢慢養成,就像品味、風度一樣無法走捷徑,不能去補習班得來;它的核心價值觀必須持久不變,不然孩子會無所適從;這個核心價值觀必須透過生活中的例子或故事中的情節深入孩子心中並明朗化,它不能是抽象口號或教條。

當一個孩子養成良好品德後,他會像岳飛、閻海文、高志航一樣盡忠報國,他會像諸葛亮、孫運璿、李國鼎一樣,鞠躬盡粹,死而後已,最重要是他會成為一個社會中堅份子,誠實的過一生。

不要嘲笑他人的不幸

不要嘲笑他人的不幸

  • 作者:洪蘭
  • 2009.05.25

相關關鍵字:

「二十一世紀能力策略聯盟」(Partnership for 21st Century Skills)最近對美國成人做了一項調查,在0到10的量表中評出他們認為二十一世紀教育最重要的項目。結果閱讀能力高居首位,有七五%的人認為閱讀能力最重要,七一%的人認為會使用電腦或新科技的能力很重要,六九%認為批判性思考及解決問題能力很重要,道德及社會責任有六二%,團隊合作能力有五七%,但認為傳統教育所重視的科學和數學能力很重要的只佔三八%,大家對教育的觀念已經慢慢從「功課好」的迷思中走出來了。道德、品格、社會責任取代了傳統的智育,躍上排行榜。這種轉變意味著人類和平共存仍有希望。

其實這份調查就是教育方向的指標,教育的任務本來就是為學生出社會做準備,在擬定教育方針時,我們應該先看一下目前社會的需求是否有滿足,再看未來社會的需求是什麼,才不會發生六萬七千名流浪教師無工作,或工廠找不到合格技術員之事。

品德躍升到數學、科學能力之前其實並不令人驚訝,因為定律或教條會因新知識的出現而改變(例如冥王星已經不再是九大行星了;成人大腦的海馬迴中也發現有新生的神經細胞),但是只要是人的社會,公平、正直、忠誠、正義,這四個核心價值觀是不會改變的,因為人與人相交的方式並不因科技進步而改變。

品德教育目前是我們教育最大的弱點,社會嫌貧愛富、積非成是、沒有正義感。不久前,南部有個國小老師在班上宣布沒有繳午餐費的同學名字,到吃午餐時,同學們就圍著那個孩子嘲笑他「白吃白喝」,羞辱那孩子。我們奇怪的是,當這件事發生時,為什麼沒有人出來阻止這個不當的行為?

為什麼沒有人教孩子「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沒有人能保證自己一輩子都繳得出午餐錢,嘲笑別人是件非常不智的事,人既然無法預知未來,就應該為自己留退路,我們尤其要教孩子不該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難道這種「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自私心態在台灣已經變成是常態了嗎?背著「獅甲國中」上街遊行的人心中不知有無想一下,這樣做對那個學校孩子的傷害?以後那所國中的學生就必須承擔大人們強加的負面標籤嗎?

在這件事上,更重要的是一定要教被嘲笑的孩子窮並不可恥,人只要有志,窮一時並不會窮一世,要教孩子「非梧桐不棲,非潔泉不飲」,窮要窮得清白。現在整個社會放縱貪污、收賄,卻對貧窮公然羞辱,真是台灣目前最大隱憂。大人嫌貧愛富的錯誤示範、媒體推波助瀾的報導使才小學三年級的學生就已經會嘲笑比自己不幸的人了,我們過去傳統雪中送炭的美德呢?

美國人已看到品德、社會責任比數學、科學重要,我們呢?我們的「未來世界在等待的能力」在哪裡呢?(本文出處:天下雜誌422期http://www.cw.com.tw

Weekly Sentence 0922

0915

學生作品-3A &3B

Topic: You can’t miss it

Now, give directions to another place in your school. Help someone find your classroom.

請介紹你的教室位置,讓我們找到它喔!

別急著找孩子的興趣

別急著找孩子的興趣

  • 作者:洪蘭
  • 2010.12.02

相關關鍵字:

一位媽媽說,為了找出她孩子的潛能,她每天加班賺錢,送孩子去上各種才藝班。每個月3萬元的學費,她已經花了8年,但是孩子仍找不出特別的興趣。她問:「還要多久,興趣才會出現?興趣定型後,能改變嗎?」

其實人的興趣一直在改變。小六與國一才差1年,他們玩的玩具就大不相同,孩子會隨著年齡、心智的成長而轉移興趣,甚至進了大學,興趣還會再變。1995年艾美獎得主彼得.巴菲特(股神巴菲特之子),就是幾經轉折才走上音樂之路。他有個朋友更厲害,幾乎每學期都在轉系:大學一年級念的是機械工程,後來覺得工程太呆板,轉去念抽象的物理;念了物理後,又發現他最愛的其實是物理有秩序的模式,所以轉修數學;數學吸引了他兩學期,又覺得數學只空談模式,缺乏動手做的實際感,所以轉去念藝術;藝術仍不能滿足他,也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有藝術天分,又轉去念建築。建築既是藝術又是科學,建築的設計要用到物理和數學的知識,建築藍圖的繪製使他的藝術訓練可以派上用場,照講是很理想了;但是他又發現,很少人肯花大錢實現建築師的理想,反而要聽雇主的意見,覺得很挫折又想轉系。在念建築時,他發現對各種建材所表現出來的美感很有興趣,所以轉去念材料科學。

兜了一大圈,結果又回到了工程,但是這一圈的經驗使他變成獨一無二的都市計畫專家。他知道造型的美感、建材的選取會影響在裡面工作者的心情,因此開始做綠建築,所學所用,現在過得非常愉快。所以,一開始的迷惘沒有關係,「遊蕩的人未必都是迷路的人」(Not all who wander are lost.)。人生的路,只要好好走,沒有白走的。

真正的興趣自己會出來,就像生命自己會找出路一樣。回頭再說彼得,彼得學鋼琴中斷過4次,他說心中一直有個聲音在纏繞著他,但不知道是什麼。他吃不下、睡不著,只好從史丹佛大學退學去尋找,最後成為音樂家,並與父親一起在洛杉磯登台演出。那天他父親開玩笑說自己是來「驗收鋼琴學費的投資成果」。可見為了他學鋼琴,他父親也花了不少錢。

人的興趣是要花時間去尋覓的,它可能隱藏在很多面具之下,但只要是真的,終究會浮現出來。反而是出現後,人不見得有勇氣去走這條路,因為這條路往往不容易走;人有好逸惡勞的天性,喜歡走阻力最小的路。

所以父母不必急著去找孩子的興趣在哪裡,時機到了,孩子會告訴你。只是當孩子告訴你時,你要能放手讓他去走。吳季剛成功最大的功臣是他的母親,她有勇氣抵擋別人的閒言閒語,保護吳季剛走跟別人不同、卻是他衷心喜愛的路。

人只有做自己喜歡的事才會成功。這位媽媽可以停止送孩子上才藝班了,時機到了,孩子會來求你。

Weekly Sentence 0915

0922

錯誤的稱讚會害了孩子

正向的導引和讚賞,那是引發動機和行動的來源。「如何稱讚」比「要不要稱讚」來得重要,稱讚不得當,反而會產生負面效應……且種瓜得瓜嘛!稱讚孩子的教養歷史,不管中西(尤其是西方),都是很淵遠流長的。


但這樣的認識只對了一半!更重要的一半是,「如何稱讚」比「要不要稱讚」來得重要。這點在學術研究上、實際與幼兒的互動上,都得到了佐證。因為稱讚不得當反而會對孩子產生負面效應,來看以下這個例子,就會明白了。


稱讚不當的負向效應


六年前,我教過一個叫小諦的學生,他是個很謹慎的五歲小孩,做任何事都會考慮再三,不容易犯錯,也不會輕易踩到別人的地雷,他是成人眼中的乖小孩。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他總是遇事猶疑,不願做他沒有信心的嘗試,這樣的處事態度(基本上,也有天生氣質的導向),就成了他的學習態度,比如說學寫字母。


握筆能力不是他的強項,所以他不太願意做寫字母的練習,他總說:「我不會寫,我不知道怎麼寫 a。」但嚴謹一點來說,他的問題不是不會寫,應該是:「我沒辦法把 a的圓形,寫得那麼圓,所以我不會。」顯而易見的,他不是懶惰,而是不願意犯他心目中的錯誤,不願意一次又一次的嘗試,他自覺自己是一個禁不起挫折的孩子。


身為老師的我,理所當然的決定以正向的稱讚來導引他!那天,他拿著一個他自認寫得很好的a 來找我,他滿心的歡喜都寫在臉上。我也很開心的順口就說:「哇,你的這個 a,是你寫過最好的一個!」我這樣的反應,在理論上是沒有錯的。既是拿孩子的成就與他自己的相比,不涉及無謂的競爭、正面評論孩子做得好的地方,這樣的稱讚不是「你好乖或你是好孩子」之類的空泛語,所以應該會讓小諦愈來愈有信心練習寫字才對!


但我做錯了,換句話說,我稱讚錯了,而且錯得離譜!


那天過後,小諦非但沒有意願提筆寫字,拒絕的態度也比以前更明顯。雖然我一直說,「你寫得很好呀,你看你那天……」但他總是婉拒我的邀請。直到有一天,我看他在畫圖,才真正懂他!小諦那時用彩色鉛筆在畫一個小孩,他用心的握著筆,畫身軀、畫五官,在他努力畫完兩隻大耳朵後,他把用具收好,對他的同伴說:「我不畫了。」同伴問他:「為什麼?我還沒畫完,我還要畫車子。」小諦則回答說:「我不想畫了,不然我又會畫錯。」


我聽了以後,吃了一驚!原來,小諦很敏銳,對自己的要求也很高,所以一旦自己所做的達到一定的水準,因為害怕失敗,就絕不會再嘗試第二次。這個發現,讓我對他的學習反應,有了更深一層的了解。這個領悟,也讓我知道,我對他的稱讚不但沒有幫助,反而害了他。因為我的稱讚,證實了他認為「自己不行」的想法:


1.「既然是最好的 a,那我以前寫的,其實全部都很差!你看吧,我果然是不行!」


2.「只要我不再寫,那我的表現就不會讓別人失望,也不會讓自己失望!」


善良的小諦,因為我自認為的好稱讚,更不敢嘗試、更沒有信心呀!而我這個老師,在他的生命中是如此重要,因為我是他每天在學校八個小時,那「家的延長線」,所以他不願意讓自己失望的同時,也不願意讓我失望!


我在難過之下,開始探索稱讚孩子的方法。因為我相信,正向的導引和讚賞,在教養的原則路上是不會錯的,因為那是引發動機和行動的來源!但稱讚的方法,應該是有商議的空間。於是,在我看了幾份報導和研究後,馬上採取了另一個稱讚的方法:「稱讚孩子的努力,而不稱讚孩子的成就!」


稱讚得當的正向效應


那天,小諦順著我的鼓勵,練習寫著圓形的字母系列(c、o、a、d、g)。我請他坐在我旁邊寫,就在他不是很有信心的寫下第一個a時:


我指著那個字母的圓弧形部位說:「我可以看得出來,你很努力的轉彎,你看到這個圓弧了嗎?」


小諦點一點頭,很專心的看著。


牯嶺分校, 讓你跟上英文學習的腳步,不脫節!


【完整內容請見《親子天下》2014年8月號《聰明教養3C小孩》;訂閱《親子天下電子版》】

http://www.parenting.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60268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video games | Thanks to Webdesign Agentur, SUV Reviews and Bed in a Bag